欢迎访问亚博App手机版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
加入收藏| 网站地图| XML
新闻动态
亚博App手机版聚集行业实时动态,发布行业最新新闻,欢迎您的关注!
行业动态
鹿鼎记中韦小宝与康熙的神仙友谊历史上真的存在吗
发布时间:2021-05-27 04:25
  |  
阅读量:
字号:
A+ A- A

  近日,张一山版《鹿鼎记》迎来收官大结局。虽然这版《鹿鼎记》自播出起便争议不断,但剧中韦小宝和康熙的神仙友谊还是收获了满满好评,特别是大结局时韦小宝再次与康熙摔跤打架的桥段,更是以一波回忆杀,勾起人们对康熙与韦小宝少年情谊的无限感慨。

  不过,剧中康熙与韦小宝的友情故事虽精彩,可真实的历史上,康熙身边真的有像韦小宝这样的玩伴吗?

  说来《鹿鼎记》中韦小宝的原型,或可从康熙亲信曹寅身上看出几分影子来。早在满清尚在关外白山黑水之间时,曹寅的祖先便是包衣奴才。后来曹家从龙入关成了大清功臣,曹寅之父曹玺便从王府包衣升为内廷二等侍卫,专门负责护卫皇家安全。

  说来也巧,曹玺进宫后不久,便遇到了康熙降生。按清朝制度,宫里需要在镶黄、正黄、正白三旗的包衣妇女中,为康熙挑选乳母,而曹玺之妻孙氏刚好出身正白旗包衣,再加上曹玺的工作关系,孙氏最终成功通过重重考验,成为了幼年康熙身边最为亲近的人之一。

  时光荏苒,岁月如梭,转眼间康熙到了上学的年纪。这时,宫里有人发现曹玺之子曹寅与康熙年龄相仿,恰好能给康熙做伴读,于是幼年曹寅就这么进入宫中,开始了一段与康熙的神仙友谊。

  两人的友谊好到什么程度呢?曹寅年仅17岁就当上了康熙身边的侍卫,几年后康熙干脆放了他去天下最为富裕的江南做官,先做苏州织造,再做江宁织造,这份感情比起《鹿鼎记》里韦小宝先是跟康熙玩摔跤,后是不断升官来看,只怕也不遑多让。

  神仙友谊加持下,康熙还废了老爹顺治留下来的江宁织造三年一换人的规定,愣是让曹家在江宁织造的任上一干就干了将近四十年,直教天下人都说曹家是富可敌国的“金陵第一家”。

  诚然,坊间传言不免有夸大之嫌,可曹寅弄起来钱确实比旁人容易的多。作为著名的皇商,再加上与康熙的亲密关系,曹寅在还是广储司员外郎的时候,就敢直接给皇帝写奏章,压根不管这是四品以上大员才有的特权。

  偏偏康熙不但没有怪曹寅,反而鼓励他多写点,结果曹寅写给康熙的奏章,比好些二三品的封疆大吏还多,弄得天下官场人人都知道这位曹大人的背景不简单。不仅如此,别的官员给康熙写奏章,内容大多是谈工作,但曹寅写给康熙的奏章里除了聊工作,也聊私人话题,有时还会聊到理财小窍门。

  比如康熙四十年前后,曹寅突然发现贩铜是个不错的买卖。于是他直接一本奏章写给康熙,开口就找康熙借十万两银子当本钱。

  奏章送到后,康熙眉头都不皱一下就拿出私房钱给曹寅。谁知曹寅拿着钱去做买卖后,发现贩铜远没有自己想得那么容易,不但商户间争相压价竞争激烈,其他几个内务府世家还处处排挤他。

  眼看无利可图,曹寅忍不住打起了退堂鼓。他再次给康熙写了封奏章,随口胡诌了个理由,说自己不想干了,康熙收到奏章后,又是立刻批准,连亏掉的本钱都没跟曹寅计较。

  康熙对曹寅的好,曹寅都记在心里。据《南京通史•清代卷》记载,曹寅担任江宁织造期间,不但圆满完成了本职工作,还兼职替康熙打听情报,把江宁织造府变成了康熙重要的情报站。而康熙也对曹寅开展情报工作十分信任,他不止一次对曹寅说:“以后有闻地方细小之事,必具密折来奏”。

  这段历史,在《鹿鼎记》里被金庸解释为韦小宝退隐后,康熙派曹寅长居江宁,就地寻找韦小宝云云。但事实上曹寅的工作绝不止打听个人这么简单。

  在《康熙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》收录的3119件奏章里,曹寅和他的亲戚李煦所上的密折就有619件之多。而两人的奏章内容也是包罗万象,既有地方晴雨农情,民生百态,也有官场八卦,士绅隐私。

  想来《鹿鼎记》中,韦小宝外出做官后虽然也屡屡给康熙带回重大情报,但比如曹寅组织完善的情报系统来,便有些小巫见大巫了。靠着曹寅的情报,康熙对江南地区进行针对性管理,先后成功解决了江南盗案、科场舞弊案、朱三太子案等诸多大案,从而保证了江南繁荣稳定的发展。

  然而,曹寅的情报工作虽然开展的极好,可江南土地千里,人口众多,难免有曹寅顾不到的地方。康熙想来想去,实在放心不下,忍不住亲自跑去江南视察。

  这时,曹寅又承担了接驾的繁重工作。为了让久居北方的康熙能够在温润潮湿的江南住的舒服一点,曹寅不但费心费力大修行宫,还安排了高规格接待标准,远远超出了康熙的差旅费限额。

  最终,这些超支的费用成了曹寅的亏空,此后曹寅不得不穷尽一生,拼命想办法弥补,以致连自己的家产都几乎赔光了。

  饶是如此,曹寅欠下的亏空依然庞大,这成了曹寅的一块心病,终于让曹寅在康熙五十一年彻底病倒了。

  据《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》记载,一开始曹寅不过是“偶感风寒”,可吃了几服药后,风寒不但没好,还转成了疟疾,这在当时的医学条件下,几乎等同于判了死刑。

  眼见曹寅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他的亲戚李煦连忙将曹寅的病情告诉康熙。远在北京的康熙听说后,专程派人八百里加急给曹寅送去特效药金鸡纳霜,试图挽救老友的生命。

  为了更好地治疗曹寅的病,康熙还特地用满文写出“金鸡纳霜”的名称,并再三叮嘱道:“此药专治疟疾,用二钱末,酒调服。若轻了些再吃一服,必要住的。住后或一钱或八分,连吃二服,可以出根。若不是疟疾,此药用不得。需要认真,万嘱万嘱万嘱!”

  可惜,金鸡纳霜还没送到,曹寅已逝。康熙闻知,不禁郁郁。此后他只能在夜半无人时,回忆起与曹寅间的一幕幕往事,独自品尝《鹿鼎记》中韦小宝离去后的孤独与悲凉。

  参考资料:《清史稿》、《南京通史》、《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》、《康熙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》